<fieldset id='prb6'></fieldset>

    <code id='prb6'><strong id='prb6'></strong></code>

  1. <tr id='prb6'><strong id='prb6'></strong><small id='prb6'></small><button id='prb6'></button><li id='prb6'><noscript id='prb6'><big id='prb6'></big><dt id='prb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rb6'><table id='prb6'><blockquote id='prb6'><tbody id='prb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rb6'></u><kbd id='prb6'><kbd id='prb6'></kbd></kbd>
  2. <i id='prb6'><div id='prb6'><ins id='prb6'></ins></div></i>
    <acronym id='prb6'><em id='prb6'></em><td id='prb6'><div id='prb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rb6'><big id='prb6'><big id='prb6'></big><legend id='prb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dl id='prb6'></dl>

      <ins id='prb6'></ins>

        <span id='prb6'></span>
        <i id='prb6'></i>
        1. 寧浩監制新電影:結婚嗎,受益人寫我的那種?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• 来源:女同性恋接吻视频_女童开苞视频在线观看_女王男奴视频

          你說,女人好騙嗎?

          我覺得好騙——《受益人》電影末段,柳巖流露出欣喜的微笑,意味著男主、女主的愛情極可能是歡喜結局,我註意到將我夾在中間座位的兩個女孩也流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          正常人裡,沒幾個會喜歡餘華那麼寫福貴的命運,也沒幾個會喜歡馬爾克斯那麼寫阿瑪蘭妲的愛情;正常人看書、看電影會代入、會共情,因而總盼點好、盼點easy mode。那麼,接下來給柳巖一個相對easy的命運和愛情,顯然更有市場。

          但是,easy的孿生兄弟叫cheap。

          如果終章時柳巖欣喜微笑後痛苦流淚,預示著她想見到大鵬但最終還是選擇不原諒,或許這部電影在藝術性上會獲得一次升華——

          你以為柳巖是女主,我卻一度認為她是男配。

          你以為她出演瞭一個善良、重感情的單純女孩,我卻一度認為她隻是導演、編劇們設定的一個工具人。我並非指責柳巖演得不好,我隻是說創作者們是用這個沒腦子、不合邏輯、臉譜化的角色來輔助實現塑造男主大鵬這個角色的目標,最終想讓觀眾共情的場面是大鵬的“醒悟”、“坦白”和在海邊的“苦澀”。

          在《受益人》裡,柳巖這個角色是沒有靈魂的。

          創作者們給柳巖預設瞭一個獨立打拼以補貼傢用、痛恨欺騙且拒絕潛規則的女性角色,但卻給瞭她一堆胸大無腦、隨遇而安、遷就謊言、討好男性的相悖劇情。你預想她很剛,但其實她很軟;她一再重申痛恨欺騙,實際上對每一次欺騙都輕易原諒!

          看完電影我就在想,讓結尾處的柳巖“欣喜微笑後痛苦流淚,預示著她想見到大鵬但最終還是選擇不原諒”,那麼,一個好處是讓全篇“愚蠢”、“受導演擺佈”、“矛盾”的柳巖在那一刻凸顯出她實際上是有底線、原則、靈魂的人,另一個好處是和大鵬末瞭品嘗海水、先驚喜又痛苦的“海水是咸的”的鏡頭相得益彰,女主、男主的最後鏡頭將共同象征真正愛情的極其珍貴,以及極其脆弱!

          至於觀眾,將失去廉價的大團圓體驗,品嘗到像海水一樣苦澀的成熟的代價。

          但我說瞭,以上都是我看完電影後的“一度以為”;當我拿起筆來,才突然發現一個自己難以接受的事實——《受益人》裡的柳巖,才是真實的中國女人,她的表現,才是普遍存在於中國的社會真相!

          我們身邊有太多底層的女孩子,十幾歲因為傢庭、個性等原因輟學,做幾年廠妹或做幾年夜場,然後趕上風口又去做幾年直播,打打擦邊球討生活。這些女孩因生活不易而格外期待真情,因缺乏對自己價值感的認同而格外樂於喊“獨立”、“個性”的口號。她們的生活就像柳巖在《受益人》裡的生活,她們在微信、陌陌、探探等軟件裡的動態內容永遠都那麼有個性、不將就,也像極瞭柳巖在《受益人》裡反復強調自己追求真愛、痛恨欺騙的訴求。

          你以為她們深夜的囈語是想養魚,實際上我認為她們是真的需要、比一般人更需要這樣的感情,且骨子裡怕自己根本不會擁有,因而表現得似乎有點“用力過猛”……

          那麼,她們會擁有嗎?

          見慣瞭貧富差距、揩油和舔屏的她們,在終於輪到自己抉擇的時刻,相當一部分人成為瞭easy girl,極少一部分人還能say no心懷更高追求,最多的那部分,是成為一個即便配偶出軌都能最終說服自己原諒的、常見的傳統中國女人。

          再看《受益人》裡的柳巖,你將她之前所有反復強調的“態度”,都當作她的陌陌動態好瞭,這時候你get到的就是這種類型底層女孩最真實的面貌。在婚姻、愛情生活中,她們演變成影片中的柳巖一樣,價值觀、生活和情感很大程度上依附於她的男人,淳樸、溫柔且善於隱忍,甚至受到身體或心靈上的暴擊,都不輕易放棄她的男人。

          看似相悖,其實不然。

          對你一個象牙塔裡養尊處優的女娃娃來講,或許矯情幾天就能放棄一段以“一起打打遊戲、吃吃飯、看看電影、上上床”為核心內容的校園戀情,但對“那一部分”女孩來講,為瞭她曾極度渴望的、救命稻草一樣的感情,她最終會選擇說服自己接受謊言和傷害。

          我希望柳巖選擇不原諒,但你有經驗的話就會知道,柳巖們最終會原諒。

          你說,女人好騙嗎?